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箱庭之梦 1

同樣Mark留下月慢啃

三酱:

*题目和内容没有关系

*设定捏造依旧

*没有科学和逻辑

*不要在意细节

*咱说好的,别认真啊

 

艾连看起来有点沮丧,靠在窗边盯着手上的咬痕发呆。

曾经和利威尔班一起生活在旧调查兵团总部的时候,明明最后一个星期已经能做到次次都巨人化成功,现在却又恢复到了最初的日子。

有时能成功,有时则毫无反应。

按道理来说,在经历过那么多的尝试之后,艾连对于巨人化的经验也逐渐丰富了起来,可是成功率反而开始捉摸不定了。

随着对巨人这个存在的理解加深,人类和巨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白热化。

虽然从一开始两者就注定是你死我活,但越渐激烈的冲突已然快达到了临界点。

所谓的最后一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只有做好完全准备以及拼劲全力的那方才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就在这样的紧张气氛下,最应该保持良好状态的艾连却出现了问题。

为什么?

艾连紧锁着眉头,不断的思考,可是脑袋一片空白,连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都做不到。

来自外界的压力太过庞大,有时候的确让艾连感觉到有些喘不上气。

但艾连并不认为自己支撑不了,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忍耐下来了。

事到如今才说做不到什么的,也太过懦弱不堪了吧。

对于他来说,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只要存在可能性他就必须要去尝试。

这从来都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

可是,将自己视为武器的艾连,似乎忘却了自己才不过十五岁的事实。

终究不过是个少年,所能够承载的压力是存在限度的,而他也还未掌握正确排解这些压力的方式,只会一味的积压。

误以为这样就不会受到影响,甚至认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就不会给人添麻烦,艾连对待自己的态度让他还不能足够的了解自己所拥有的极限。

想要变得更强,想要不再被别人所保护,想要保护他所在乎的人,想要将巨人全部驱逐干净,想要获得真正的自由。

艾连追逐的东西很多,对他来说其中的有些其实都近在咫尺,没能得到肯定是自己还不够努力的结果。

就这样一边责备着自己,一边勉强着早已疲惫不堪的自己不断迈开步伐,对于理所当然的跌倒却惊讶的感觉到迷茫和恐惧,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从未好好的正视过自己的身体。

早已残破的双脚又怎么才能重新站起来,究竟能够依靠什么。

仅仅是抬高头颅注视着远方,是没办法脚踏实地的。

 

“哦艾连,有空吗?”正艰难地拖拉着什么沉重东西的韩吉注意到了发呆的艾连,立刻招呼道。

“啊是!”意识从远方被拉回,艾连循声望去发现是韩吉后,连忙小跑过去帮忙。

“呀真是帮大忙了啊~”和艾连一前一后地抬起了脚步的木箱子,韩吉嬉皮笑脸地做了个松了口气的表情。

“分队长,这是什么?”觉得手中的分量有点沉的艾连小小地调整了下姿势,有些好奇地问。

“最近天热起来了,实验室里一堆瓶瓶罐罐的不好保存,用这个增加通风。”提到了这个,韩吉看起来有点郁闷。

虽然天气之类的因素是不可能避免的,但今年的季节转换似乎格外突然。

特别是在韩吉早上发现前几天花了很多精力做出来的药剂变质了之后,绝望的哀嚎整层楼都能听见。

艾连对于这类的事情不太清楚,他本来就不是脑袋很好使的类型,最主要是对这方面也没有多少兴趣,所以韩吉抱怨般的啐啐念他也只能跟着点头而已。

对于韩吉的实验室,艾连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

每次巨人化前后他都需要来到这里接受身体检查,还需要配合韩吉的各种实验。

除了偶尔能给专心拼装的韩吉搭把手外,艾连大部分时间都是老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待吩咐,虽然对于这里不陌生,但也绝不熟悉。

无论是身体检查还是实验,都需要集中精神来应对,这让艾连没有多少时间左顾右盼,他到今天才知道实验室里放着那么多看起来千奇百怪的东西。

“啊啦啦……”韩吉突然发出一阵唏嘘,表情遗憾地抬手擦了擦额头。

“怎么了吗?”被韩吉身子挡住了的艾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在探头探脑的同时问道。

“突然发现不能用了,明明之前一直都好好的,关键时候却出问题,白花了那么多力气呢,真让人失望。”转身冲艾连摊了摊手,韩吉一脸的无奈。

和我一样呢……艾连没由来地联想到,就算他清楚韩吉是绝对不会这样评价自己的。

艾连歪了歪身子,看了眼韩吉身后那个由不少部件拼装而成的器械。

从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伤痕,完整性也很高应该不是缺少了什么,但就是不能运作。

我也……会让人失望吗?

一直都避免思考这些的艾连,这一次却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虽然他在潜意识里其实已经得到了答案,所以才没办法在巨人化失败之后直视周围人的眼睛。

“真没办法,放回仓库好像也挺占地方的,干脆丢掉好了。”蹲在地上捣鼓了半天的韩吉,很是遗憾的得出了结论,站起身踢了踢有点发麻的腿,就发现艾连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顿时紧张兮兮地冲到艾连身边绕着他打转。

“怎么了艾连,身体不舒服吗?”艾连的巨人之力对于人类来说大概就是潘多拉之盒中所剩下的少许希望了,再加上最近的状态不稳定,让韩吉接二连三的向利威尔申请过有关于艾连每日训练的暂停事项,不过统统遭到了否决。

无疑,对艾连的身体状态拥有精准掌握的韩吉最清楚,艾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对于韩吉来说,艾连是无可替代的巨人之子。

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艾连首先应该是一名士兵才对。

如果利威尔真的允许那样的特权,才是对艾连最大的不尊重,那就好像在一味的强调他拥有巨人化能力的重要性,而忽略了其本身的存在。

“不,没有,我应该去打扫庭院了。”摇了摇头的艾连刷地站起来,低着头也不去看韩吉,说完就径自躲闪过韩吉探过来的手逃一般地跑出了房间,转身消失在门口。

真的会没事吗?就算是韩吉也难免要忧心忡忡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抓空的手,最终抬起来挠了挠后脑勺叹了口气。

 

抓着扫帚在后院有气无力的时不时挥几下,艾连也知道这样的状态是不太好,但身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使不上力气。

刚刚还在韩吉面前逞强完,现在再回去说不舒服也太……

此刻他的掌侧只剩下淡淡的齿印了,足以说明巨人的力量还在持续发挥着作用。

可是没有办法顺利巨人化的话,终究没有意义。

艾连用大腿夹住扫帚的把手,空出双手用力拍打了下自己的脸颊。

从皮肤上感觉到火辣辣的刺痛感不断挑衅着神经,艾连强忍着用掌心热敷一下脸颊的冲动,自我振奋了一下后重新握紧扫帚,这一次要认认真真地开始打扫了。

不过还没等艾连正式开工,他就听到了异样的悉索声。

先是环顾了一周后,艾连没找到有其他人在后院,但细小的响动依旧断断续续的,放心不下的艾连到底还是开始到处找寻了起来。

分辨着声音的来源,艾连的视线停止的挪移,所看到后院的一角是个许久无人打理的杂草地。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显然是因为最近调查兵团比较繁忙的关系,不然以利威尔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任这些杂草擅自增值到如此碍眼的程度。

了解了大概位置后艾连就在长势茂密的杂草从中一点点仔细翻看,终于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只挣扎不停的鸟。

这是一只白色的大鸟,目测身长有六十厘米左右,背上和羽毛的尾端具有褐色的斑点,尖锐的喙和爪子让它看起来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家伙。

只不过一边的翅膀似乎有些扭曲,而且一只爪子还被捕兽夹住了,看起来血淋淋的。

本能地举起扫帚护在胸前,艾连又惊觉这样的举动太具有抵触意识,连忙弯腰将扫帚横放在地上,摊开双掌缓缓靠近。

“我没有恶意哦,只是想帮忙而已。”虽然和只鸟说话是件很蠢的事情,可是艾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那只怎么看都具有敌意的大鸟,显然语言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选择。

大鸟冲着艾连发出了责骂声,听起来带着浓浓的鼻音,语调很是刺耳,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如果不是受到了限制,估计现在已经冲到艾连面前狠狠啄他的脑袋了吧。

想想就觉得痛的艾连犹豫了下,还是决定继续靠近。

半蹲下身子,艾连尽可能长的伸展手臂,一边将背向后扬起,让自己的脑袋避免受到袭击的可能性。

只不过这样的动作一来不方便的观察,摸索了半天除了手指不断擦过细长的叶片外也不见碰到什么实质的东西。

权衡了一番后,仗着自己有着非凡的自愈能力,艾连干脆直接一鼓作气地在捕兽夹旁边蹲下,缩着脖子低下脑袋半眯起眼睛强忍着大鸟的攻击,深呼吸牙咬将紧紧咬合的铁夹子掰开。

正在扑腾的大鸟突然重获了自由,纵身飞到了半空中,却还是狼狈地掉了下来。

好在艾连及时伸出手臂将它接住,也不至于再次摔回地上。

“看,我说没事的吧。”脸上带着不少伤的艾连朝着大鸟友好地笑了笑,虽然嘴角牵扯到肌肉是让他一阵吃痛。

不再抵抗的大鸟抬起它漆黑的豆豆眼,如同审视般在艾连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老实呆在他的怀中。

艾连将大鸟放在并拢的双腿上,简单的检查了一番。

脚上的伤口他自己就能处理,也清楚医药箱的位置,只不过翅膀的问题显然就不是他这种外行可以随便解决的。

“我带你去治疗,不过你得老实点。”艾连一本正经地对大鸟叮嘱着,当然不可能真的得到什么反应,不过他还是等待了一会儿后才拉起衣服的下巴将大鸟塞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抱起来。

再三确认完毕后,艾连起身朝身后的建筑物走去。

刚迈出杂草地艾连就想起来自己把扫帚落在原地,连忙赶回去拿。

 

在走廊上左顾右盼,躲避过往来的士兵后,一副鬼鬼祟祟样子的艾连终于确认过实验室里只有韩吉一个人之后,二话不说闪了进去,还不忘把门带上。

“分队长分队长。”明明房间里就只有两个人,艾连还是刻意压低的声音。

韩吉觉得艾连的模样实在好笑,特别是在看到他鼓鼓囊囊的肚子时。

为了配合气氛,韩吉干脆也小声地回应:“有什么事吗?艾连。”

如此反应让艾连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的确有些诡异,尴尬地轻咳了一下后掀开衣服给韩吉看。

“这不是白隼吗?这可不是在这附近轻易能有机会见到的啊。”在看清楚艾连抱着的动物后,韩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推了推眼镜毫无预兆地凑近,不意外地被大鸟狠狠啄在了镜片上。

在成为巨人一直线之前,韩吉的兴趣爱好还只停留在动物上而已。

对于隼的了解,韩吉仅是从书上所了解的,没想到在人类还未获得解放前就能有机会看到。

因为艾连也是第一次看到韩吉对巨人以外的东西表现出了热情,难免没有能马上反应过来,等他意思到要抱开大鸟时,韩吉的镜片已经结结实实的受到了一下攻击。

“抱歉!”艾连转开身子连忙道歉。

“没事没事,应该说不愧是猛禽啊,一上来就对准弱点。”完全无所谓的韩吉摆摆手,跟着艾连一起转了半圈。

等艾连爱抚完暴躁的大鸟后,等待已久的韩吉哎嘿嘿地笑着凑了上来。

随便找了个坐垫给大鸟当做临时的巢穴,在专业素养上还是很值得信赖的韩吉干净利落地帮大鸟骨折的翅膀固定起来,在此期间艾连顺便用实验室里的医疗箱帮大鸟的脚绑了个绷带。

“倒是不严重,休养几天就能愈合,不过艾连,你是打算在此期间养它吗?”用纱布蘸了点药水往艾连脸上抹的韩吉很是顺口的问道。

艾连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向韩吉。

其实韩吉也知道这是和他无关,无论他答不答应都一样,更何况他压根就不会拒绝艾连。

不过这时候还是需要珍惜生命,远离承诺的,他可一点都不想成为被迁怒的对象。

 

随便找了个借口,韩吉离开了实验室,但并没有打算走远。

“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呢。”在关上门之后韩吉就很是随意的挪了一步往门边上的墙上一靠,突然对着空气开口了。

“……”靠着门另一边墙壁的利威尔瞥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早在艾连做贼一样四处躲闪时,就被利威尔注意到了,要知道艾连隆起的腹部就算当做是隐蔽措施也足够显眼了,不过看在艾连那么专心致志的份上,利威尔所作出的反应仅仅是跟在他身后看他到底想做什么而已。

技巧也太差劲了。

虽然说这么评价一个十五岁孩子的躲避手段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不过利威尔还是为艾连漏洞百出的潜侦能力而微微皱了下眉头。

如果不是利威尔提前用眼神赶开早已发现了艾连奇妙行为的那些人,少年估计早就被打上好几次招呼了。

闹了半天就为了这种事吗?

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是那么闲的人,利威尔轻啧了声。

“不用担心真是太好了呢~”料想到和艾连才隔着一堵墙的利威尔即使被戳中痛楚也不会随便动手的韩吉,将偷笑巧妙的隐藏在话语之下。

果然,利威尔充其量不过是恶狠狠得瞪了他一眼而已。

偶尔刺激一下还可以,要是过头了可就不好玩了,就算是习惯性作死的韩吉也不会在明知道的前提下自讨没趣。

不过利威尔对艾连的保护过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他的保护方式在大多数人眼中难以理解,可是韩吉显然不属于这个范围。

“那孩子似乎是认为自己总是受到照顾,所以有机会照顾别人的话就会很开心。”哪怕仅仅是一只受伤的隼,都能够让艾连切实的体会到自己的有用性。

那并不是出于同情心或者其他什么纯粹善意的驱使,这一点艾连自己就很清楚,他从来都不算是爱多管闲事的性格,说到底他也是抱着很私人的打算。

所以既不打算炫耀也不打算再麻烦别人,这不过是对于艾连来说是小小的自我安慰罢了。

“哈?”利威尔发出了轻蔑地疑惑声,他歪头看了看韩吉,在看到对方脸上不清不楚的笑容之后确定了什么,强忍住腾升的怒意没有发作。

的确,在现阶段这么想的人应该会不少,韩吉出口的讽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难否定。

但是啊,开什么玩笑,到底是谁在照顾谁?

太多的人将艾连冒着生命危险而做出的努力视为了理所当然。

从人类面对巨人所赢得的首次胜利开始,从头到脚都是艾连在背负着人类的一切希望和责任,而人类除了以为的将自身的懦弱和胆怯统统推卸给那个少年外,到底还对那孩子做过什么?

士兵的死、任务的失败还是家属的悲伤,到底谁拥有资格将全部的遗憾都归结于艾连的?

那些一面畏惧着艾连,却一面期待着他所拥有的力量的人们,不断以各种方式来提醒他:

你不过就是个怪物而已。

艾连也许并不能算得上伟大的人,他也有很多私心,也会害怕和痛苦。

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个孩子,可是无数的人一味的将自己一厢情愿的意愿强加给他,迫使他面对无法确定的前路也不敢停下脚步多做试探。

现在的艾连就像是走在黑暗中的悬崖上,除了脚下唯一的实地外,两边都是一旦跌入就会万劫不复的深渊。

既没办法顺利的前进,回归头却发现来时的路早就被无尽的黑色所遮盖。

没人有能够告诉艾连,再往前一步的路在哪里,又或者拥有什么样的形状。

对于巨人之力,艾连所知道的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人要多,可是很少有人会去在意这一点。

到头来,真正的为了全人类而献出心脏的艾连却很少能得到感激或者哪怕一点点的鼓励。

出了调查兵团,到底还能有几个人能将他视作是普通的少年而不是实验兵器。

不,就连调查兵团内部,利威尔都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平常心的对待艾连。

谁让人类本来就是天生就具有排他性的物种,在开始理解之前就会因为彼此之间的差异而退缩,不愿了解也不敢了解。

可笑的是,人类喜欢用“谨慎”这个词来解释自己的胆小。

艾连很坚强,比起同龄的人来说更能把握住当前来说最为重要的事,可是比起他现在所负担的来说,却还是远远不够。

利威尔当然会生气,这场战争所造成的伤害本来应该由活着的所有人承担,现在却好像变成了所以的牺牲都是为了艾连一个人而造成的那样。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人类已经低劣到将生存的可能性归结在一个孩子身上了?

利威尔本来不知道那些流言蜚语是从哪而来,有意调查过之后就一目了然了。

随着艾连尝试巨人化失败的次数增多,时不时能听到关于他是否存在故意为之的可能性的讨论,这样不负责任的质疑压根就不应该存在。

宪兵团的那些家伙,无论是为了煽动人心,还是打算为了以后的考虑铺垫,都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率先跳出来针对艾连。

真是一群废物,连亲自面对死亡的勇气都没有,却能觍着脸想方设法的企图摧毁艾连的人格。

如果不是现在的时机不对,利威尔早就想一个个找来算账了。

对于艾连,利威尔其实挺心情复杂的。

无论是艾连表现出来对于巨人那种接近野兽般的仇恨还是他对自己近乎虐待的严厉,都显示出了艾连性格上所存在的扭曲。

而利威尔对此毫无办法,这一点让他感觉到很是挫败。

并不是没有想过,假如被这么对待的是自己的话,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想必会是痛痛快快的大闹一场吧,至少要让那群猪猡怪怪闭上嘴才行。

当然,要是艾连也是这种性格的话,那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会是个灾难。

本质上来说,艾连和利威尔属于同一类人。

而彼此更为具体和表面的性格差异才会在他们引起共鸣的同时互相吸引,就像是磁铁的两极那样。

“叫他别忘记打扫的事。”利威尔随口抛下一句之后,就自顾自走掉。

他可从来就没打算老实接受艾连的照看,巨人会由他来驱逐干净,就如同他曾经的誓言。

“要知道偶尔坦白点可不是坏事呢,利威尔。”韩吉同情地望着利威尔远去的背影,喃喃般自言自语着。

要说擅长忍耐,这边的成年人也丝毫不差呢。

但是,很多时候,没有说出口的话语是无法被传递的。

不过韩吉能够插手的程度终究有限,很多事情就算他明白,也不能由他来告知,正因为是朋友,才更应该尊重当事人的选择,无论恰当与否。

 

晚饭时,艾连发现自己被分配到了两个面包。

虽然很多时候艾连都表现得比较迟钝,但他的脑袋偶尔也能运转的很快。

结合之前韩吉回来之后的提醒,艾连很快就朝利威尔看了过去。

男人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样,视线基本只停留在手上拿着的文件上,连吃饭的动作都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利威尔从那之后都表现得很繁忙,想要道谢的艾连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tbc

评论
热度(61)
  1. 三酱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完结收藏室
  2. atel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转载了此文字
  3.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同樣Mark留下月慢啃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