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少女新娘系列之一

Mark一下下月慢慢爬

三酱:

*艾莲酱出没

*灵感来源《少女新娘物语》

*背景基本架空

 

连绵起伏的山脉环抱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片土地养育着大大小小的村落。

浓郁的茶香从窗口飘荡了进来,铺张开的地毯上,拥有精致刺绣图案的绒毯正皱巴巴的团在一起,只露出少许深褐色的柔软长发。

卷缩着身子如同赤子的艾莲小小的抽动鼻尖,稚气未脱的面庞还残留着孩童的曲线。

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的少女将绒毯掀开坐了起来。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隐约透着些微红。

长及后腰的秀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极具光泽,艾莲高抬起手臂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夜服宽大的袖子滑落至上臂,露出相对白皙的肌肤。

将散落在周围的枕头堆在一起,艾莲抱起外服准备去冲浴。

用陶制的盆罐接起微凉的井水,赤身裸体的艾莲将双手十指相扣,舀起水从脑袋上浇灌而下。

本来还有些恍惚的大脑顿时清醒了不少,她用力甩了甩脑袋,垂在胸前的挂坠彼此轻碰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耐心的用梳子将湿润的长发梳理通顺,擦干身体后艾连回到房间。

穿着上纹理繁琐的绸缎裙装,艾莲带起头巾调整好帽子的位置。

依照风俗,未婚的少女是不能随便将后脑勺露出来的。

“看来今天会是个好天气。”依靠在窗栏上,艾莲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格里沙·耶格尔盘腿坐在旁廊上,单从长相就能看出他是外来人,他本来是个四处游走的医生,结果在这个村落遇到了艾莲的母亲,最后入赘进了耶格尔家。

也正因为如此,艾莲的瞳色是少见的翠绿,让精力充沛的少女看起来充斥着盎然的生机。

“早上好,父亲。”艾莲咬着烤饼从格里沙旁边小跑而过,没忘记停下来和父亲打招呼。

“一大清早的又要跑去哪里?”对于女儿老是闲不住的性格,格里沙也很头疼,虽然他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可是艾莲已经十五岁了,差不多也到了适婚的年龄。

别看艾莲老老实实地穿着裙装带着首饰,可她的爱好更偏向男性,打猎、解剖、马术甚至是女性不应该学习的武技都样样精通,但料理、刺绣方面就太一般了。

虽然也不算是糟糕,可实在无法让卡露拉满意。

“我中午之前会回来!”将爱马从马厩里牵出来,艾莲动作灵活的一跃而上,单手执着缰绳,她冲格里沙摆了摆手,就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出。

“……妈妈要是生气了我可不管啊,艾莲。”敲打了几下烟管,格里沙从头到脚都没有起身阻止的打算,事不关己地喃喃道。

反正女儿能够像这样自由自在到处跑的时间,也没剩多久了。

在出了村落不远处,有片不大的树林,树林紧靠着山脚,在山脚处有个水质清澈的湖泊,艾莲很喜欢到这里来散步。

放慢下步伐的马蹄稳稳地踩踏在地面上,早就熟知路线的马儿无需主人的命令,就能够聪明的避开碎石朝目的地悠然而去。

夏季是生命绽放的时期,红彤彤的苹果挂在枝头尤为惹眼。

艾莲让马停了下来,然后整个人踩在马背上踮起脚将最近的苹果摘了下来,在胸口擦了擦就大大的咬了一口。

甘甜的汁水顿时充斥在口中,艾莲将顺着掌侧流下的透明液体舔去,蹲下身子一气呵成地坐回马背。

当艾莲穿过那些并不茂盛的矮树林间,一声尖锐的鸣叫声远远响起。

“啊,猎鹰先生,今天也到这里来了吗?”艾莲抬起手臂,一只深灰色的大鹰扑腾着双翅从她的头顶缓缓落下。

一个月前,她在这里练习骑射时,不小心击中了这只猎鹰。

因为父亲是医生的缘故,艾莲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学到了不少,可是那时她手边什么都没有,面对流血不止的猎鹰时她还是慌神了。

这附近鹰不算常见,更何况是供人驱使的猎鹰。

商人或者游牧民族有养鹰的习惯,可是如此强壮的猎鹰艾连还是第一次见,它既是受伤落在地上依旧给人种雄纠纠气昂昂的感觉,艾莲光是靠近它就花费了不少功夫。

最后束手无策的艾莲只能解下头巾,趁它不注意将它整个罩住飞快地带回了家。

不过在格里沙的救治以及艾莲细心的照看下,猎鹰还是顺利恢复了健康。

本来艾莲是想在格里沙出诊时拜托他四处问问有没有人家丢了猎鹰,可是第二天早上艾莲去看猎鹰时却发现它自己弄断了束脚的绳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只不过那之后,每当艾莲去湖泊时,都能看到猎鹰的身影。

渐渐的,一人一鹰就亲昵了起来,艾莲也将猎鹰当做是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

 

平原之上,狂奔的马匹片刻不离地追逐着仓皇逃亡的野兔。

艾莲左手握着弓,俯下身躯目不转睛地盯着野兔晃动的尾巴。

猎鹰在野兔正打算调转方向前俯冲了下来,将它赶回了原来的路线。

颠簸的马背上,艾莲的身体异常的平稳,她的呼吸没有丝毫慌乱,右手从腰间的箭筒中取出一只羽箭搭在弓弦上,用拇指和食指按压住弓弦和箭矢的尾端,不慌不忙地稍微直起点上半身张开弓。

小小的吐了口气,艾莲眼睛眨都不眨地松开手指。

笔直飞射而出的羽箭准确地刺中了野兔的侧腹,猎鹰在此时展翅降下,一把抓起尚未倒下的野兔再度翱翔至天空。

艾莲扯了下缰绳,马儿也跟着缓下了奔跑的速度。

轻快的小跳着抖了抖鬓毛,艾莲鼓励地拍了拍黑马的脖子。

从停下的马背上翻下,艾莲从马鞍背后的袋子里取出了匕首。

猎鹰将野兔的尸体丢到了艾莲的脚前,随后就停在不远处一节折断的枯木上收拢翅膀。

抽出羽箭的艾莲握着匕首,抓起野兔的耳朵提起了点距离后,用尖锐的刀尖在野兔的脖颈出划开口子,然后提起野兔的后脚将它拉起来放血。

将野兔丢在一边,艾莲到附近走了一圈,捡回了些断枝和破烂的叶片。

用匕首将树枝上的小枝丫一一削去,跟着围架起一个支架,将烂树叶塞一部分到下面,多余的则撒到支架上。

艾莲重新将之前的野兔捡回来摆在面前,半蹲下身子用匕首的尖头刺破野兔背上的毛皮,动作娴熟地将皮肉分隔开。

将预留下来的那根两段都被削尖的粗树枝插入去除完内脏的野兔身体中,艾连用打火石点燃火堆,就用力将串着野兔的树枝插入了火堆旁的土地中。

完成了全部准备的艾莲将折叠起的布匹摊在地上,转身坐了上去。

和猎鹰一同享受完美味的烤兔后,艾莲返回湖泊。

用湖水洗了洗手,艾莲顺便插干净嘴巴,要是被家人看到了油渍,那可免不了一阵说教。

卡露拉总教育艾莲,女孩子就应该稳重温柔一点,不然以后嫁出去了肯定会吃不少苦。

也许是艾莲还小,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必须要出嫁,她喜欢现在的生活,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她都能做到,更何况要是出嫁的话她就再也不属于耶格尔家了。

嫁进耶格尔家的姐姐们都很幸福,这点艾莲毫不怀疑,可是她并不认为她所要的幸福也会是这样的。

说艾莲有些武力崇拜也好,硬要她做出选择的话,她至少希望未来的丈夫可以足够强大。

不过这些都不过是理想状态罢了,说到底女孩子的婚事都是由父母决定的,艾莲是有些任性,可是她也不愿让母亲因为自己伤心。

等年纪大了之后,能够选择的对象就更少了,无论艾莲是否愿意,她终究是要嫁人的。

“猎鹰先生,以后我大概就不能来这里了。”抚摸着猎鹰的羽毛,艾莲遗憾地说,“是父亲行医时结下的旧识呢,对方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儿子,过两天就会带那个儿子来我们村看看,搞不好我就要嫁过去了。”这两人家里已经开始准备嫁妆了,艾莲中午就得回去也是因为她需要花时间亲手缝制自己的嫁衣。

如果艾莲还能够更加自我中心点的话,她大概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家出走吧。

没等她继续说些下去,如同听到了什么的猎鹰突然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艾连,看着猎鹰的身影在天空下逐渐化成一个小黑点,艾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无奈地垂头叹了口气。

所以她没有看见,并没有真的远去的猎鹰在绕了一个圈子后,回到树林的上方,然后飞向了隐匿地站在半山腰的男人。

 

当艾莲心情低落地返回家中,意外地看到本来陷入了什么激烈讨论的全家老小默契十足的安静下来统统看着她。

我干了什么吗?我什么都没干啊!

小时候艾莲打了人之后,才能享受这样的严肃接待,所以她条件反射地想。

可是从十岁之后她就从良了,至于原因是周围能揍得统统揍过一边还是她真的明白随便揍人不好的道理就没有人知道了。

“我就吃了只烤野兔……”在母亲发话前,艾莲就决定坦白从宽。

大人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格里沙率先开口。

“咳,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村还有其他叫艾莲的姑娘吗?”

“说到底艾莲是怎么和那种危险家伙牵扯上关系的!”

七嘴八舌地讨论将艾莲搞得一愣一愣的,她听出了和自己有关系,可是什么事就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艾莲,你认识那个利威尔吗?”卡露拉坐到艾莲边上,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

“……啊,是那个很有名的义匪吗?”艾莲的眼神一亮,她小时候最喜欢听游商讲的就是有关于利威尔的事迹。

“什么义匪,就是个强盗。”卡露拉的堂哥愤愤不平地撇撇嘴,他曾经和朋友一起在边境跑过商,结果在利威尔那吃了不少亏。

艾莲压根不理会他,反正在她的眼中利威尔就是个英雄。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人家也不是以沙匪的身份来求亲的。”中央的老人不紧不慢地发话了。

咦,求亲?

艾莲总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词汇。

“埃尔文·史密斯这人我听说过,虽然是外邦人可是口碑很好,在游牧民里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族长。看来三年前他招安了那个利威尔的传闻不是胡说,也难怪这两年他明明没有进行过掠夺,土地还是一直在扩张。”

简单来说,无论从贸易还是安危的角度上来说,拒绝这门亲事都是不明智的。

“可是那个利威尔不是已经三十多岁了吗?”

要知道别看艾莲这么能闹腾,她可是家里的掌上明珠,都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男人怎么想都不可靠,再加上他的前职业那么可怕,万一是个变态怎么办!

“我们家谁要嫁给利威尔先生吗?”对待偶像,艾莲当然少不了尊敬和礼貌。

结果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艾莲身上。

就在艾莲不确定地呆呆抬手指了指自己,得到整齐的点头之后,她终于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我吗?好棒~我想嫁给利威尔先生!”就差跳起来转圈圈的艾莲欢呼着说,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嫁人,当然要为了自己选择最好的。

“别这么快答应,你再多考虑考虑如何?”

“就是就是,谁知道会不会是个粗鲁恶劣的男人呢?”

“都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你的,太可以了。”

“我觉得那个叫让的农家小子更适合你……”

耶格尔家的众人纷纷劝阻,这可是关乎艾莲下半生的重要决定,决不能容许她这样草率。

“不要,我已经决定了!”大声丢下这句话,艾莲扭头跑回了房间重重甩上门,将自己关了起来。

用枕头蒙住脑袋,艾莲并不是真的觉得很开心。

的确,利威尔可以说是艾莲童年时代的英雄,可就像长辈们所说的那样,她连对方的长相都不知道。

但反正不能嫁给自己想要嫁的那个人,无论是谁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谁都不知道,艾莲曾经有个梦幻般的邂逅。

两年前,四处乱跑的艾莲没有遵照长辈的叮嘱,擅自跑去了狼群出没的峡谷,结果被群狼所围攻,最后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个男人所救。

由于企图逃跑时不慎摔断了小腿,没办法走动的艾莲被男人莲带回了帐篷,担惊受怕又不能灵活动弹的艾莲只能握紧父亲给他的小刀。

可事实上艾莲受到了不错的照看,男人也不在乎她的警备,他除了淡淡地瞥了艾莲的胸口不痛不痒地抛下句“我对胸都没有的小鬼没有兴趣。”就没有再做出其他的失礼举动。

又羞又恼的艾莲涨红了脸,她裹紧男人丢给她的毛皮毯子,气呼呼地睡过去了。

等几天后,艾莲总算可以勉强走动了之后,男人骑马将她送回了村落的附近。

考虑对方这些天的照顾,以及最初的救命之恩,艾莲在男人刚想离去前叫住他,再一次问他想要什么样的回报。

艾莲本以为他会说些类似小鬼还能拿出什么值钱的话,毕竟这些天来自对方的嘲讽艾莲可没少听。

男人坐在马背上,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笑脸。

也好,那就等你长大了成为我的新娘吧。

本来就长相很英俊的男人用他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如此说着,轻易就牵动了艾莲少得可怜的那点少女心。

那时的艾莲被害羞冲昏了脑袋,她忘记询问男人名字,却一度认真地将这视为一个约定,等待着男人会来娶她,还为此惦记着要努力让胸部长大。

说到底,他们彼此都不过只是陌路人,可艾莲已经等了两年了。

“艾莲。”卡露拉来到艾莲身边,她知道艾莲对于之前不断催促的婚事很不满,可是这也是出于对艾连往后人生的考虑。

“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幸福。”轻拍着女儿的背脊,卡露拉不想让艾莲带着报复的心情做出错误的选择,甚至搭上未来。

“没关系的母亲,利威尔先生不像是个坏人。”艾莲从枕头下挪了出来,她当然不会那么幼稚,就算她承认她最初的确是抱着一些报复心理。

“好好考虑过了?”怀抱住女儿,卡露拉柔声地问道。

“恩。”艾莲点了点头,她恋恋不舍地将脸颊埋入母亲的胸口,出嫁既是意味着离别,她将永远的成为别人的家人。

“那如你所愿吧。”

 

出嫁那天,送亲的队伍拉得老长,艾莲坐在马背上被厚实的盖头布所遮住了视线,足足垂到膝盖的华丽布纹上甚至还绣着金色的花瓣。

被送去耶格尔家的聘礼昂贵的吓人,满满的诚意至少能够打消些多余的担忧。

什么都看不到,明明能够感觉到不断在前进,可是前方到底会出现什么却无从得知,这让艾莲终于开始有些惊恐。

出家门前,艾莲以为自己会哭,可是却没有。

她本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到头来却发现她从来都不是无所畏惧。

沉重的头饰和耳坠让艾莲有点头疼,她真的好想回家。

视觉受到了干扰,连带时间概念都模糊了起来。

艾莲被人搀扶着下马时,完全搞不清楚这一路上到底花了多少的时间。

周围不断有交谈声,她就这样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本来在成婚之前,新娘是不可以随便露面的,可是艾莲咬了咬牙,她不想继续像这样不依靠他人的指引就连方向都找寻不到。

她用手背托起布料的边缘,光明的世界再一次展示在眼前。

“还真是心急呢,艾莲。”让人耳熟的男声从身边响起,艾莲瞪大了眼睛转过头,就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容。

随着视线呆板的下移,艾莲可以确定他身上穿着的是新郎的衣服。

“你……好矮。”脑袋里闪过利威尔曾经的失礼发言,艾莲几乎是脱口而出。

利威尔当然还是艾莲两年前所见的高度,只不过艾莲长高了,连胸部都如她所期望那样的长大了不少。

“两年没见,看到丈夫的第一句就是这个吗?还以为你长大了,结果还是个小鬼。”单手叉腰的利威尔倒也不恼,身高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好抱怨的,更何况他又不会因此而困扰。

“什…我已经是大人了!”总觉得被小看的艾莲不服气地挺起胸口,她可早就不是当年一马平川的幼女体型了。

“哦?你这么快就打算给我生孩子了吗?”用着轻佻的语气,利威尔满意地看着艾莲瞬间涨红的脸颊和气鼓鼓又说不出话的可爱模样。

因为拜托埃尔文去求亲而受到了韩吉大肆笑话的不爽感也终于烟消云散了,本来利威尔是打算等艾莲再长大一点再去迎娶她的,可是计划外的追求者不得不让他提前行动。

“我、我可以的。”如同熟透了的苹果,艾莲倔强地说,可是连她自己都羞耻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我期待着。”漫不经心地口气听起来就像是敷衍,利威尔当然没想过勉强艾莲,以他的考虑至少还要再等一年才行。

至于为什么不解释而选择了这种怎么看怎么挑衅的方式,利威尔只会痛快地回答是有趣。

来日方长,艾莲全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已。


END

评论
热度(141)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