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利艾】HUNGER GAME|猎艳游戏(fin)

第一個馬塞克就笑噴了,先把所有碼看了遍。

生死爱欲:

HUNGER GAME|猎艳游戏


*利艾


*现代夜店paro


*角色属于创哥,OOC的文字属于我


*R18


*能接受我打码能力的都是好伙伴【高能预警】


 


BGM: sexy and I know it by LMFAO


http://www.xiami.com/song/play?ids=/song/playlist/id/1770267125/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


 







眼下是场战役。

他的手指沿着内裤边沿一路向上走,沿着肋骨滑到胸前。触到的细腻肌理有些湿,上泌出了一层薄汗。眼前这个高他半个头有余的大男孩正在喘息,麦色的脸颊被yu【梁逸峰】wang熏得泛红,润得像玉的翠色眸子微微失神,嗓子眼里还时不时溜出一点嘤咛,声线溽润而干净。
和那些为了爬上他的床上而挤眉弄眼的女人不同。即便是抹着厚眼影和睫毛膏,裹了一身铆钉,穿得像个蹩脚的se【的】qing明星——套在如此乱七八糟且低俗没品的衣物中,隔自己不足十公分的少年显然笨拙、缺乏该有的社交技巧——可骨子里依旧透出股奇妙的魅力感。

——大概是错觉。醉意上头让利威尔有些恍惚,他想自己真不该喝完刚才那杯金麦酒。
而对方似乎不满于那局限在锁骨和ru【朗诵技巧】jian处ai【简直】fu,抬高了大腿蹭起他的腰。太过于明显的撩拨是上乘的cui【棒极了】qing剂:一把掐上那浑圆的屁股,顺势捏了捏,结实挺翘的触感让男人心头一荡。
几乎无需言语配合,男孩随即挺了挺腰身,向他靠得更紧——隔着布料上佳的西装裤,被蹭掉一半的棉白四角内裤,沾着湿漉漉的qianlie【大家】xian液、年轻火热的xing【一定】qi,贴上了他的。一点一点地研磨着,如此煽情。连发梢都染上情动味道的漂亮舞者佯装温顺地侧过了头,并不服帖的深棕短发刷着利威尔的侧脸。那张嘴,洁白牙齿、灵巧舌尖、漂亮唇线,此刻正吐露着塞壬之音。

I am sexy, right?

收回方才那句断言,这家伙真是漂亮得紧……
一个不得了的万人迷。



为了使这个故事读起来更流畅,让我们循着因果回顾下半小时前的场景。

今天是‘自由之翼’的周年庆,身为大股东,利威尔自然而然有到场一游的义务。虽然他对这种场面活向来兴趣缺缺,可责任毕竟是责任。在PA韩吉的陪同下,他低调地入了店里(没有保镖),来得却是恰逢时候——霓虹一个调转,灯光聚在舞台之上。有人牵过了麦克风,唱起歌来。
从布鲁斯到爵士,从神经质的伦敦腔到说唱,几乎没有他不能驾驭的类型。转音处清脆,高声部嘹亮,时下流行的情歌台词在那张嘴里则是变得粘稠无比,腻得像糖。

“他是谁?”利威尔摇了摇加酒杯中的冰块,问得随意。
“哦,您是指那个年轻的歌手?他叫艾伦,先生,是新聘的主唱。”酒保识趣地做了介绍。
十八岁,曼哈顿音乐学院的大学在读生。崇拜劳伦斯,却因为体格太弱入选不了四分卫。从上个月开始在这儿做兼职,最近似乎为学费拖欠而忙得焦头烂额。

“怎么,合你胃口?”韩吉瞄了一眼身旁目光有些过于专注的年轻上司,忍不住地打趣。
“啰嗦。”男人视线却依旧不偏不移。由始至终。

最后一曲终了,有人在耳旁传了话,那孩子便径直朝他走来。修长的腿,圆润面孔,连皮夹克都遮不住的纤细腰肢。
进了贵宾坐席后也毫不拘束,像是怀揣着明确目的——“Are you Levi, Sir?”


而他甚至还没有点头。
年轻的歌手便扬了扬唇角,眉眼带笑——就这么垮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更是顺势环上颈子。那握惯麦克风,拨弄吉他的指尖,灵活地挑弄起男人的肌肤和碎发——后颈肉被别人把持的感觉并不好受。站在主导地位上遵循本能而活得自我,是利威尔的一贯主张,特别是在情事之上。而面前这个含着樱桃将唇凑上来的男孩却像个盛大的谜。
充满挑战,青春洋溢。致命的吸引力。
让他不得不后退半步,递交了掌控权。

男孩的脸凑得很近,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暖的鼻息。那双盛着点碎金的祖母绿望进他的眼里,带着仿佛要烧出一片烈火的炙热。墨色的果核被吐出,还有一根漂亮的结。看见利威尔面露惊讶的时候那孩子有些得意,低头含住男人的食指,柔软的舌尖细细刷过指缝和指尖。

樱桃香。百利甜。浓得化不开的情动和喘息。
像时代广场跨年时一炮冲天的烟火。热情,热烈。
“see…… I am very good at this.”
I bet you are.
——还不算坏。

韩吉机智地起了身,顺手关上那扇被古怪马赛克装潢的门。(贵宾席是个独立空间的包厢)因为不用瞧也能猜到,接下来的剧情——
他们在酒红色沙发上热烈地交换起吻。利威尔的手指缠上掌心中的那些柔软棕发,用带茧的指腹摩挲起男孩的头皮。似乎非常很享受,很快地,对方放弃了最初的抗拒(情趣?),转而热烈地回应起来。


于是我们来到了文章最开始的画面。


插入的过程简直是场胶着战。


“哈——那里……”
前端顶进去的时候小家伙不知轻重地夹了一下:柔软的内壁绞着他性【要去听】器上的脉络,肌肉自动便收缩了起来。眼神流转着十分迷茫,沾上了点生理盐水、吸着鼻子的模样因为无辜而显得稚气——要命,男人凝着眉头忍不住低声吼了句操——却是适得其反。那孩子似乎被撩拨到了极致,肩膀微微颤抖起来,胸脯随着喘息而加剧了起伏。同为雄性,利威尔自然知道,眼下的所有信号都指向了唯一的事实……
——快到了。

瞧,不稍片刻,那个贴着腹部站立的小东西,抖动着she【大力哥】了出来。
乳白的粘液撒开了摊在肚子那儿,还溅了些在利威尔身上。随着射精的紧绷感,男孩的hou【也是】xue持续着痉挛,修长的大腿也盘上了男人的背。沉溺在she【吊炸天】jing余韵中、这个自称Eren的少年已经褪去了蹩脚的伪装,和狡猾外壳,将身体最柔软的一面暴露在他眼前,躯体和情感,欲求和泪水……毫无保留地,彻头彻尾。
得知到这点让利威尔倍感满意,不过眼下似乎还有个岌岌可危的难题——他们在做爱(名副其实)。常理而言,这本该是场身心愉悦的有氧运动。只是,不过……
他甚至还他妈的没有cha【的存在】进去。

“不…进来么……”
被这样询问的瞬间他驱动起腰肌向前一顶,力度之大几乎算是报复。彻底挤入穴口后男人似乎丝毫不想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利威尔扶着男孩的大腿chou【值得】动起来,腹肌用力地撞着臀瓣,抽出了再度捅入,抵上了qiankie【我们】xian后稍作挤压紧接着又后退少许——恰如其分地玩捏起怀里那副身子,戏弄着尚且青涩的官能反应,直到他拉直了颈线发出撩人呻吟,食髓知味地舒展肢体。
“嗯……”
高潮后的躯体被男人操弄得相当酥软。年轻的歌者因为疼痛而有些委屈,他吸了吸鼻子,伸出手臂的姿态像在讨好。利威尔抱着他坐了起身,回到了他们最初的‘骑乘’体位——男孩因为这个刺激再度she【借鉴】了出来,这次带上了明显的哭腔,连涎水都淌了下来,滴滴答答流了一路。

“我…唔——我,做的……嗯啊!如何——先生……”
(Am I hot enough?)
“Yep.You are so damn fucking hot.”

男人拔了出来,带出的qianlie【和学习】xian液和男孩自己吐的白浊让两人的下体变得相当粘稠。穴口仍恬不知耻地收缩着,腿也合不太拢,可沉淀下情欲后的眼神却依旧澄澈——让他止不住地想要吻一吻。

想要听他歌唱,亲吻那枚小巧喉结;也想要无数的吻,热烈的、或柔情;在午夜时分能拥着这副温暖躯体入眠。
想要介入他的生活,无论以哪一种形式,何等的方式。



脑子里迷迷糊糊地如此盘算,他低吼一声,对着少年平坦的小腹射了出来。
一滴不剩。





FIN

评论
热度(53)
  1. 叫我比欣欣atel 转载了此文字
  2.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渴望八小时睡眠三餐定点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個馬塞克就笑噴了,先把所有碼看了遍。
©對不起_又給組織丟人了 | Powered by LOFTER